.三小無猜.

现主坑小排球/金卡姆,很喜欢游马晃祐

遊馬晃祐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东拼西凑剪了个视频ww(剪的很烂提前致歉)


“才能を開花させよう,舞台に花を咲かせる”


bgm僕らの色—yuiko


视频来源:排球少年舞台剧&花絮,DREAM!ing舞台剧&花絮,明治东京恋伽胧月的黑猫歌剧,他本人的twitter,B站和tiktok



最后祝asuma平安喜乐!演出顺利!🥰🥰

可恶昨天忘发了呜呜呜

真的很喜欢他

#火影忍者柱斑cos正片


“ぶつかっていた,本当は追いつきたくて,傷つけ合って,繋ぎ止める絆ほしくて”


“傷だって痛みだって分け合えば平気だ,君の背中押す結んだ約束,いつだって離れたって,信じられる絆は胸に眠ってる”



千手柱间:北栎 

宇智波斑:江栖声(原po)

摄影:奶猫

妆娘&棚子:小艾

后期:谜又

うちは オビト&うちはイズナ

Uchiha Obito&Uchiha Izuna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HAPPY BIRTHDAY!”

「忍者の鉄則やルールを破った人は私たちを廃物と呼んでいますが、仲間を大切にすることを知らない人は廃物にも及ばないです!」

「自分が輪眼を書いていない不幸な運命を呪うだろう!」

「カカシ……私をあなたの目にして、未来を見てあげる」

「お兄さん……彼らに騙されないで、うちはの民は彼らに殺された……忘れたのか?」

出镜:江栖声(原po)

摄影:奶猫(带土)

雨若(泉奈)

妆造:奶猫

棚子:发糖工作室

后勤:花重锦官

后期:林洛

            金旭

            江栖声(原po)

以下是碎碎念(重点)—————

首先,祝带人哥和奈奈生日快乐!!!!!

(ps上面日文都是用翻译器翻译的毕竟我真的不会日语orz)至于为啥要用日语……为了提高逼格(被打)

翻译一会发到下边orz

这次是我第一次去拍正片,第一次以这样的cos给带人哥庆生,之前是画张画以及写篇文哈哈哈哈哈

喜欢带人哥很久啦,算了一下应该三四年?很早就想过cosobt不过是四战时期哈哈哈哈。

泉奈的话,我一开始是斑厨,特别喜欢斑斑!!!!斑斑最好!!!!后来知道斑斑有弟弟之后去了解了一下,但原著中对泉奈的描写太少了orz

这次cos其实很多地方都不满意,因为我不是本地coser我住在一个小县城没有摄影没有漫展没有棚子只能去哈尔滨拍,也是因为疫情原因不能去太久所以特意挑了一个有展子的时间上午拍带土下午拍泉奈,而且拍摄的时候有些道具不齐全比如绑腿绷带这类……那天比较冷拍摄的时候没有脱棉裤所以腿比较肥(雾)

泉奈的假毛是我临时撸的发胶喷多了头发也很乱orz那天还忘记带泉奈的裤子直接穿带土裤子拍的,人字拖也没到,有机会还会重拍啦

其实说实话,我本人真的不好看,成片出的时候看到我的脸才发现我原来这么难看orz靠着ps软件才勉强可以看,所以为了能看的过去有些脸真的不一样了不好意思呀求包容

不过那一天我还是很开心,因为和我的三位亲友见了面哈哈哈哈哈,摄影姐姐也是个美女人超好!! 亲友还请我喝了奶茶呜呜呜呜呜,漫展上有人认出我是宇智波战国时期的而不是佐助和带土了!!!(被认成斑但也还是好开心)

好啦碎碎念就到这里啦,最后还是要祝宇智波带土&宇智波泉奈生日快乐呀!

最后翻译发一下吧(被打)

“打破忍者铁律和规则的人我们称之为废物,但不懂得重视同伴的人连废物都不如!”

“诅咒自己没有写轮眼的不幸命运吧。”

“卡卡西……让我成为你的眼睛,帮你看清未来。”

“哥哥……别被他们骗了,宇智波的族人是被他们杀死的……你都忘了吗?”

祝看到结尾的你2021万事顺遂,新年快乐(●°u°●)​ 」

灵感来自洛天依的《生》


“如果我能做到爱上一片树叶,是否就能做到再次爱上这个世界。”


私设略多,故事逻辑不清晰,文笔差致歉






掉落的树叶。


喧嚣的村落。


以及……空洞的眼神。


男人跪在地上,一手撑地,一手捂住心口,似乎在祈求着什么。


那人微微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第八次。”


(一)


风起,满天树叶,男人站在其中仰首不语。


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树叶,世上最没有价值的东西,听风是风,听雨是雨。


风一吹,它们相继飘落散入空中,毫无目的地随风而动。


待风止住,失去了支撑它们远航的依傍,便纷纷掉落,被碾作尘沙。


它们是那样平凡,却是那么自信。



男人伸手,一片枯烂的树叶落入掌中,中间不大不小一个洞,足够他透过洞看到一切。


看到这里的阴暗。



一片树叶而已,男人丝毫不留情面地将它捏个粉碎。


看吧,就是这么简单。


毁掉一个生命。


(二)


黄泉,男人站在奈何桥旁,提着酒壶。


他早已忘记自己生前为何人,因什么而死,甚至连所爱之人都尽数忘记。


但他只记得曾经有个人,约定与他在黄泉以战友的名义好好地喝一杯。


而此时的他,正站在亦生亦死的分叉口等着那人。


前往真正属于他的明天。


(三)


男人跪在冰冷的棺材旁。


他的眼神犹若凋零飘落的花朵,没有一丝情感。


他最关心的人死了,随之带走了他眼中的色彩。


何为白昼?何为黑夜?对于男人来说都只是无奈,痛苦,空虚。


空气中散露出的恶意让他感到窒息。


在他的眼里,那里的人好似行尸走肉的奴隶一般随波逐流——而他,却也只是空心的枯木,他的心早已随着棺材里的弟弟而去。


他已经失去所有了。


(四)


憎恶的目光,熟悉的言语,早已毫无价值的生命。


最初时的恨早已随着时间而干瘪,只留下一具苟延残喘的躯壳。


男人早已到了期颐之年,白发及腰,那双眼为那张阴沉的脸添上几分锐利,只是眼神宛若空洞。


只留下了他一个人。


在这黑暗无光的地方,只能反复回忆过去来自我慰籍。


(五)


真正属于他的地方,还会有吗?


他曾跪倒在血泊之中,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家人离去,只留自己苟活于世。


他曾与挚友许下承诺,不会让他爱的人白白送死。


他也曾亲手断送梦想与他自己,将那手无寸铁的他送入坟墓,只留下狂傲的他。


血泊之中,满天秃鹫盘旋其中,此起彼伏地鸣叫着,好似在给一代枭雄的堕落唱葬歌。


属于男人的归宿已经离去,他躺在布满家人尸骨的坟场地,只有这里他才能回忆起过去的一点温存,他曾活过的事实。


人们的语言他早已不想去捉摸,

在这黑暗的地方只留他一人独活。

世间万家灯火皆无他的归处,

只有着冰冷的墓碑埋葬着他的家人以及过去。


(六)


梦境中,男人梦到了家人。


父亲,母亲,以及四个弟弟。


父亲轻轻地拍打着他的头,母亲为他拭干眼泪,弟弟们围在他身旁。


男人活了大半辈子,经历了太多太多生离死别,以为眼中的泪早已被岁月流逝而封印,自懂事起就再也没有哭过,哪怕是弟弟的死。


可是此时,他再也绷不住,声嘶力竭地埋在家人怀里哭泣。


只有这童话般的梦境,才能找寻一点慰籍。


只可惜,童话只美在结局而从不续写。


男人再一次睁眼,梦醒。


他还是一无所有。


(七)


月夜之中,萧风瑟瑟。


男人倒在血泊之中。


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映衬出此时他的惨状。


他的挚友,曾经说过要保护弟弟们的男人,为了村子的大义而杀了他。



他不知躺了多久,男人不知跪在那里凝视了他多久,他只依稀记得,男人抱起了他,亲手将他抱进棺材里。



再然后,他逃了出来。


男人的背叛,撕碎了他对这里最后一点残念。


因为这里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要接纳他们一族,没打算容下他。


他的最后一丝情感,断了。


于是,他付出百年的等待,只为了那个荒谬又美好至极的计划。


但,真的值得吗?


他曾做过的最大让步,就是同意两族联盟与劝族人离开村子。


可是即使他做了这么多,却还是没有人理解他。


他活得很累,可就算最后他终于为自己活了一次,却也是被别人当做容器,棋子一般轻松舍弃。


他丢掉最后一丝尊严,屈服于现实,乞求着属于他的最后一丝光芒,一同从这虚伪的空白中被赦免。


不过好在,他等到了。


(八)


恍惚间,男人好似回到最初的那片大苇塘,树叶依旧随风而起,漫天飞舞。


男人伸手,一片枯烂的树叶落入掌中,中间不大不小一个洞,足够他透过洞看到一切。


看到那个人的脸。


“斑。”那人笑道。



日月交替、岁月流年斗不曾改变的相对而立的雕像终于随着二人的和解而倒塌,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或许这次,我不会再失去什么了吧。”

月之眼(斑生贺)

微柱斑

#宇智波斑1224生日快乐#



斑做了一个梦。


梦到了泉奈,梦到了年少时的他。


也梦到了柱间。


一轮红色血月庄严地大步迈向天空,斑起身飞到血月前,回忆着那熟悉却又遥不可及的梦。


“无限月读……终于成功了。”斑看着使他蹉跎了百年终于达到的伟大梦想不禁露出一个狰狞的笑。


几百年,目送了一代又一代鲜活的生命逝去,一代又一代蓬勃的生命重生,但无论岁月怎么变迁也改变不了木叶背后的黑暗。


也改变不了他想得到和平的内心。


只不过……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呢?


是从什么时候心境开始转变的呢?


是与柱间的第一次绝裂?


还是泉奈的死?


还是族人的背叛?


还是当年的柱间丝毫不犹豫的那一刀?


这一切,斑早已不记得了。


他只记得,当年与柱间许下的美好愿望。


他只记得,泉奈笑着喂他吃豆皮寿司时的情景。


他只记得,千手与宇智波结盟后,庆功宴上族人们的笑容。


但最后支撑着他走到今天的,只有这美好而又虚伪的骗局。



又一轮月光洒到斑的身上——洒到他的心上,此时,只有这月光才能弥补他心中的缺陷。


依旧是一个不眠夜,依旧是无人聆听的箴言。


依旧是只有斑一个人的夜晚。


依旧是……被众人讨伐的一天,也是与柱间重逢的一天。


一切就和往常一样,华丽的出场——表演——高潮,最后是谢幕。


被骗了。


果然,精彩的戏剧总会谢幕,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背后最为敏感的他,竟然被偷袭两次。


真是失败啊。


蹉跎辗转这么多年,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过起码最后的最后,柱间还愿意陪着他。


“斑,现在我们可以以战友的身份……好好得喝一杯了。”


“战友……吗,我们早就……”早就是了。


在我们都还是年少轻狂的幼学之年,在我们弱冠之年,在我们各自成家的而立之年。


在我的期颐之年,你的不惑之年。


我们一直都是战友。


就像你视我为天启,我视你为一生的对手一般。


弥留之际,斑终于释怀,与柱间共赴黄泉。


二人在黄泉之路举杯共饮,即便以死,那酒香依旧很纯,随风飘向远方。


此时,名叫命运的树叶转过岁月,他们终于再一次推心置腹,坦然相对。


一饮而尽。


“啪——”杯碎,梦醒。

白蓝之羽

一想到晴对蓝告白了就忍不住用我这垃圾文笔写了一篇同人orz

故事线是南希还活着,家没有分崩离析

纯脑嗨产物辣鸡文笔辣鸡剧情不喜勿喷orz ​​​



天晴了。


尚明蓝起身拉开窗帘,望向刺眼的太阳——晶莹的蓝眸眨了眨,呆萌可爱。


“明蓝,吃早饭啦。”门外传来女人的声音。


“好。”


一家五口坐在餐桌前,各忙各的,却依旧很融洽。


“父亲,这是您托我带的红酒。”尚明晴双手托住一个黑色的袋子,递到尚成治面前。


尚成治只是点头笑笑,接过红酒继续处理工作。


而尚明静——依旧打游戏。


此时,南希将最后一盘菜端上桌,伸手一抹脸颊道:“开饭啦,晴,静,快去洗手。”


“知道啦——我们都已经成年了!”尚明静做出很无奈的表情,起身走到卫生间。


尚明晴笑了笑,转过脸对着尚明蓝笑了笑。


只是这一细小的动作,尚明蓝的耳根却倏然红了。


南希早已看到这一景象,随口一说:“说起来,晴你很快就要和明蓝成亲了啊。”


“妈妈!!!”这次轮到尚明晴脸红了。


“诶呀别紧张,妈妈年轻那会也像你这样,能结完婚后就好啦!”



尚明晴和尚明蓝要结婚。

他们在一起八年之久,却花了大量时间去巩固这段感情。


早饭完毕后,尚明晴向尚明蓝招手道:“明蓝啊,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吧。”


尚明蓝点点头,走到尚明晴的面前:“晴?你有什么东西要给我?”


“嘘,跟我来。”


尚明晴把她带入他的房间,从床底下翻出一个大箱子。


“就是这个,打开看看?”


“我看看。”尚明蓝伸手,拍走上面的灰尘,打开箱子——是一件蓝白色婚纱。


白色花瓣点缀其中,显得更加精美,蓝色则衬托出她坚强的性格。


“这是…….”尚明蓝愕然。


“妈妈买的婚纱——白蓝之羽,很漂亮对吧。”尚明蓝点点头。


“现在,我把婚纱送给你——明蓝,你想要嫁给我吗?”她屏住了呼吸。


“它应该很适合你,我想看你亲自穿上它,可以吗?”


求婚。婚纱。


此时的明蓝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局面,连连点头答应。



一段时间后,尚明蓝换上了白蓝婚纱,她的浅咖灰色头发打点在衣服上 一晃一晃的,显得俏皮可爱。



彼时,他们尚还年幼,自阐眀山遇险求生,再到“孤岛”暗杀生死一线,终于走到了一起。

此时,他们即将结为夫妻,宣告了这几年里各种复杂情感交错其身的终结。



天晴了,身有靛青色羽毛的飞鸟掠过天空,只留一只羽毛。


那羽毛飘啊飘,仿若晴蓝二人的人生一般,跌跌撞撞,最后又走到了一起。

囹圄

墙塌了。

梦想也随之破灭。

零羽低头看着满地玻璃残渣,仿佛是她的希望一样,中看不中用。

不知何时,她早已忘记了悲伤,她骄傲地用着所谓的“前车之鉴”引导着泠珞,改变着她。

可她还是太过于天真。

这个世界的冷空气会将人们的恶意包裹住,再一股脑地刺向她。

无法摆脱。

无法遗忘。

男人依旧跪在门外,凌乱的房间内的废垃圾则是她母亲的杰作。

而垃圾,就应该呆在垃圾桶里。

零羽已不能弹吉他,她不知该如何维护那遥不可及的梦。

“我们组建一个乐队,超越我们都偶像吧!”到头来却只是一个空话。

她退出了。

她辜负了泠珞。

桌上厚厚的心理学图书,这是她梦想破灭后唯一的道路。

母亲的咒骂声依然继续,零羽却视而不见。

既然不能追逐那遥不可及梦,不如退出。

属于时序绚乱的舞台,早已没了零羽。

高傲的鹰,临死前底下它高贵的头。

“泠珞……对不起…”声音淡淡的,却掩饰不住那丝悲伤。

现实的残酷,一次次将她所重拾的希望捏个粉碎。

再见。

这是她的最后一句话。

柱斑随笔一写(短篇)

今天是他们二人相恋的第一百三十五天。

也是相识的第七年。

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转瞬间千手与宇智波多年的隔阂被打破,迎来了结盟,属于他们的和平开始了。

也如当年他们所设想的一样,创立了属于他们的村子——木叶。

此时,宇智波斑正站在火影岩下,俯视着木叶。

与千手柱间一起。

不过与以往不同,他们并肩而立,长长大衣袖掩盖住他们的双手,任凭谁也想像不到那两只手正紧紧地握在一起。

正值深夜,四处寂静无声。没有人会发觉火影岩上的两位男人,内心是有多么忐忑。

一百三十五天,三千二百四十小时,一千一百六十六万四千秒,他们竟然一次都没有做过。

木叶刚刚建立,正是上下都需要人的时候,千手柱间作为火影,自然要多跑几趟,以至于他们最“开发”的动作只有拥抱。

“呃……我们…”柱间思考怎么提出这一点。

“要做……吗?”对于这件事斑也想了很久,毕竟已经确认关系成为恋人,更应做些恋人之间可以做的事。

柱间沉默。

就在斑以为这件事要不了了之的时候,柱间突然抬头,那双温润如云的眼眸突然闪烁起光芒。

“木遁!”只见他双手一拍,木遁骤然而起,缓缓包裹住斑。

“这可是斑提出的要求噢!不许反悔!”说罢,一把抱起被包裹成球的斑。

……这下可是把自己搭进去了。

斑笑而不语。

柱斑脑洞产物

无意识产物纯属叙述ab74的剧情就当看着消遣一下吧(原本是给自家oc写的结果越品越像柱斑orz)



南贺川,有两名少年在嬉闹。

“诶!你慢点!”一名有着如墨黑发的少年这样说道。

那是最初的宇智波斑。

“哈哈哈哈斑你追不上我吧!”另一位少年的勾起了一个很欠揍的笑容。

那是最初的千手柱间。

他们曾是最好的朋友。是毕生知己。

只可惜事与愿违。

他与他的初见便是在南贺川,只是轻轻一瞥,便早已定下了长达数十年的孽缘。

“如果可以,真想让大家看到我们所做的努力。”千手柱间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勾画出属于他们的未来。

“是啊。”宇智波斑只是回了一句。

尚且年少不谙世事的他们在这里定下了终身誓言。

但随着誓言而下的,便是腥红的血夜。

自此,他们再次相见便是在战场。